欢迎光临:

around中文

外汇注册 exness外汇代理 32浏览 0评论
around 中文


一厢情愿 地将所有 资金用于购买 齐米 期货合约,结果全军覆没。


  在第二次类似的经历中,马 加斯用全部净资产买入木材期货合约。


  由于资金 使用不当,他的噩梦几乎又来了。


   可以说,没有清算的 余地,无法离开。


  最后,虽然他能够安全地生存下来,并转败为胜,但上述两场重要的战役使马加斯在今后的工作中更加谨慎。


  马加斯 定下的战争 戒律是,每个概念的买卖只允许亏损5%。


   美元兑日元 上涨0.42%至109.19,突破了200周移动 均线所在的108.99;交易员称,在杠杆 买盘提振下, 日本进口商的美元需求推 高了美元兑日元。


   澳元兑美元在触及年初至今的低点后,近持平于0.7580;澳元一度接近测试其100日移动均线,随后回落;花旗集团TomFitzpatrick周四建议在0.7584处开仓做空澳元兑美元,目标为0.7240,止损位于0.76 55


  纽元兑美元跌0.19%至0. 6949


  其它货币对方面,英镑兑美元上涨0.35%至1.3734,六天来首日攀升。


  美元兑加元涨0.27%至1.2613,升至近二周来最高水平。


  美元兑瑞郎涨0.45%至0.9398,创去年7月以来新高。


  美元兑挪威克朗涨0.50%至8.6455。


   上周五 美国股市涨至纪录新高,投资者摆脱了对通货膨胀的担忧,专注于经济反弹前景。


   标普500 指数收盘突破4100点,连续第三周 走高,创下10月以来最长周连涨时间,市场成交低迷。


  纳斯达克综合指数跑输其他基准股指。


  股市已较2020年 3月份低点上涨约85%,美联储官员一再安抚市场称 货币政策将保持宽松。


  美联储副主席RichardClarida表示,央行在调整 利率前会先寻找有关通胀和就业达到目标的线索。


  不过数据显示生产者价格(PPI)走高,引发了关于未来 几个月通胀率运行轨迹的辩论。


  JOHambroCapitalManagement的高级基金经理GiorgioCaputo表示,这只是数据方面的杂音,重要 的是牢记 积极因素正在发挥作用,通胀的上涨是因为需求在 回升


  《21世纪》:中国应该如何防范输入性通胀风险?  明明:刚才我们也提到央行的判断就是输入性通胀的风险总体可控。


  那么在总体可控的背景之下,我们要怎么应对? 我觉得也要关注一些周期性的特征,实际上今年大家对于 全球大宗商品比较担忧。


  但是实际上我们回顾一下去年,其实大宗商品的价格是很低的,油价甚至出现跌破成本线的情况,甚至有人在讨论会不会出现负的期货价格的可能性。


  因此,我觉得第一点,应对输入性的通胀,一定要有周期性的思维。


  比如,在全球大宗商品价格比较低的时候,我们应该增加战略性的储备,从而对冲未来可能出现的大宗商品冲高的风险。


  在去年的宏观环境之下,我们就应该尽量地增加国家的战略性储备。


  如果去年这个时候我们积累了比较多的储备,今年面对涨价我们就不慌,我们没有必要在价格高的时候再去增加购买。


    第二点,从企业端来说,我觉得也要更加积极地运用一些风险规避的金融工具,如套期保值,一系列的期货、期权等工具去对冲价格上行的风险。


    我觉得主要从这两方面去应对。


  当然对于国内的宏观政策,我觉得总体还是应该保持以稳为主。


    当前中、美两国不处于同一个经济周期  《21世纪》:近期,美国劳工部连续公布美国4月CPI和PPI,两者与去年同期相比均大幅增长,令市场通胀预期抬升。


  从近期公布的一系列数据显示, 美国经济是否出现过热的情况?  明明:实际上,目前的美国处在的宏观经济周期跟中国是不一样的。


  因为去年我们的 疫情最先得到控制,所以去年中国也是全球最先复苏的经济体。


  那么今年随着疫苗的推进,我们看到美国的疫情也已经得到初步控制,所以现在美国处在的经济阶段,更像是去年我们当时所处的阶段。


  就是疫情初步得到控制之后,大家的需求明显回升。


  这个其实大家也可以很容易理解,因为疫情的扰动可能压制了很多人消费、休闲,那么等疫情得到控制,大家可能心情也比较高兴和激动,消费的冲动也比较强。


  需要注意的是今年拜登政府推出的一系列财政刺激政策。


  比如,1月推出的1.9万亿美元的财政刺激,通过直接支付给居民发放现金和支票。


  那么老百姓拿到现金和支票之后,购买的意愿就变得更强。


  所以,在这一系列的政策的推动下,美国经济出现了比较明显的回升。


    短期而言,美国的经济数据CPI和PPI显示实际上美国经济出现了一定的过热的苗头。


  而且在未来几个月,这个苗头可能还会持续,因为四、五月以来,美国疫苗的推进速度比较快。


  此外,美国政府也在逐步放松一些防疫措施,包括对于出行和消费的一些约束。


  随着这一系列政策的推进,可能美国经济,特别是消费领域和服务业,可能会迎来更加明显的回升。


    《21世纪》:一些观点认为目前美国的通胀只是短期 现象,对此你怎么看?  明明:这种回升,特别是美国通胀的抬升,到底是一个短期现象,还是长期现象?当然,现在这个问题似乎众说纷纭,包括学界、政界、市场大家意见不一致。


  从美联储的角度,美联储一直认为这种通胀只是一个短期暂时现象,特别是去年以来,美联储修改了货币政策的制度,推出了通货膨胀平均制度。


  过去美联储的通胀调控目标是2%,一旦超过2%,美联储 就会比较快地收紧货币政策,因为货币政策一旦收紧,那么通胀很快就会降温。


    但是,现在美联储关注一个平均通胀目标值,即美联储可以容忍一段时间的通胀上行。


  比如,在最近受到疫情修复、需求回升的影响,通胀出现了比较高的水平。


  不过,如果美联储判断它只是一个暂时现象,美联储就不会迅速收紧货币政策,这样将令通胀持续的时间更长。


  所以,这一点可能是货币政策和通胀的相互关系。


  另外一方面,我们也要看到中长期的经济结构的问题。


  从中长期来看,最关键的是整个宏观经济里的供需缺口。


  就短期来说,疫情的修复产生刺激,比如拜登政府给居民发放现金和支票的政策,会提升通胀,但是中长期来看,关键是供给能力能不能快速地提升,甚至会不会回到过去10年产能过剩的情况,这一点我想大家可能还没有定论。


    从我自己的观点来说,我可能相对偏悲观一点。


  我觉得目前全球产业链的重构可能会经历一段比较长的时间。


  比如最近大家比较关注的苹果的产业链,一些东南亚国家可能是比较主要的苹果一些零部件的代工工厂,那么现在受到疫情的冲击,可能未来要去选择新的、更加安全的生产场所。


  这都是要花时间的。


  更重要的一些原材料、产品,如芯片,可能解决起来就更加复杂。


    我们还要注意这些年全球对于绿色经济、环保和 碳中和的关注。


  碳中和实际上是一个比较长期的过程。


  从中长期来看,主要是要靠能源革命和技术进步。


  但短期来看,那么碳中和可能对于一些主要的能源生产,特别是化石类的能源生产,会有一定的约束作用。


  因此,基于全球产业链的重构,同时又叠加了全球的绿色经济、环保、碳中和的政策诉求这二方面的因素,我觉得从短期来看,对于供给的扰动可能还会持续一段时间。


  

网友最新评论 (0)

{音乐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