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stancenewyork

外汇网站 exness外汇代理 27浏览 0评论
stance new york


真正有效的 策略并不复杂。


  如果这些 逻辑能够理解和运用好,就足以赚钱。


  复杂 的是 我们自己,我们 想的太多,所以偏离了核心。


  其实,如果你仔细想一想,按照上面的逻辑。


  不要对 趋势性行业或个股想得太多。


  不要猜顶。


  顺应趋势策略即可。


  市场疲软时,不要 追高


  市场弱的时候,不要追涨。


  简单高效。


  从长远来看,在趋势策略上,如果能 把握住一波趋势,多一些耐心,效益会非常可观,但明显的趋势在一年后就不会有 太大的变化,只有10%或20%的时候会上涨,剩下的当遇到震荡或调整的时候,我们就需要这样调整心态。


  如何面对这种时刻,这里有一个概念的延伸:摩擦成本。


  在美联储本周即将召开 货币政策会议之际。


   经济学家们预测认为,美联储有望在今年年底之前开始削减每个月高达1200亿美元的资产购买 计划(QE)。


    彭博调查显示,约有45%的经济学家 预计,联邦 公开市场委员会将在第四季度宣布 缩表,14%的经济学家认为这将在第三季发生。


  整体调查结果基调较 3月份时偏鹰,当时较多受访者认为缩表是2022年才会发生。


    超过三分之二的受调查经济学家预计,美联储将在今年发出缩减购债规模的早期预警信号,其中预计在7—9月发出信号的人数最多(45%)。


  具体场合可能来自7月或9月的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会议,或者 鲍威尔对国会的半年度证词。


  8月底举行的年度杰克逊霍尔经济研讨会也是传递信号的可能场合。


    大多数经济学家预计,整个债券购买计划退出时间将持续7—12个月左右。


    在加息问题上,经济学家们普遍预计,美联储要到 2023年才会提高 利率


  这一时间点较此前3月调查有所提前。


  调查中位数显示,到2023年底,美国联邦基准利率可能上升50个基点至0.75%,到2024年底,利率将上升至1.25%.  美联储新的货币政策会议将于当地时间本周三结束。


  市场普遍预计,美联储将重申将在美国经济实现就业和通胀目标方面“取得实质性进一步进展”后,才会调整购买量的计划。


    在利率方面,市场普遍认为美联储不会上调利率。


  经济学家们表示将仔细观察美联储主席罗杰斯在新闻发布会上的具体措辞,以了解是否存在QE可能逐渐减码的暗示。


    鲍威尔此前经表示,当美联储委员会认为其货币政策目标即将达成时,他将在这种变化发生之前就警告市场,且政策的变化将取决于未来实际的经济报告,而不仅仅是看好的预测。


    MirabaudAssetManagement首席经济学家GeroJung表示,鉴于美联储坚持将重点放在实质的经济数据上,今年启动缩表可能为时尚早。


  美联储可能希望看到一系列非常正面的数据,就像3月份的就业数据,然后再开始启动缩表程序。


   第二波 疫情 暴发以来 印度 已有至少420名医生死于 新冠肺炎:根据印度医学协会发布的最新报告,自今年3月份第二波疫情暴发以来,印度已有至少420名医生因感染新冠病毒 死亡


  加上在此前印度第一波疫情中死亡的748名医生,已有1100多名印度医生因新冠疫情死亡,但实际数字可能更高。


  截至目前,印度只有66%的医护人员完成了两剂新冠疫苗接种。


  当地时间5月23日,印度首都 新德里首席部长 凯杰里瓦尔宣布,为了巩固当前的抗疫成果,政府决定将新德里现行的封锁期再延长一周至 5月31日


  凯杰里瓦尔同时表示,如果未来一段时间新德里市的新增确诊病例数继续下降,那么政府将从5月31日之后在新德里市区实施分阶段的解封措施。


   提升 企业 汇率风险管理能力  随着我国的国际影响力增强,国际经贸来往日益增多,人民币的国际地位不断提升,境内外 人民币 外汇 交易激增,境内外人民币外汇市场发展态势良好,汇率风险管理工具日趋完善,为企业的汇率风险管理提供了多种便利条件。


    以伦敦为例, 2020年10月伦敦人民币外汇交易量(主要对美元)达到1.86万亿美元,比2019年同期提高了31.36%,其交易产品包括即期交易、远期交易、无本金交割的远期交易、外汇掉期、货币期权和外汇期权;参与者有做市商大型商业银行(46.77%)、其他银行(24.75%)、其它金融机构(25.47%)和非金融机构(3.01%)。


    另据国家外汇管理局统计,2020年10月我国外汇交易量为2.16万亿美元,比2019年同期增长了11.54%,其中客户市场占15.76%,银行间市场占84.34%。


  随着人民币外汇市场发展,企业汇率风险管理能力也应同步增长。


    然而,从结算业务统计看,我国企业对人民币外汇市场的产品缺乏了解,把握市场机会的能力不强,对中央银行的汇率政策理解不透彻。


    根据2018年1月至2021年4月的客户外汇买卖月度数据,并参照美元对 人民币汇率和全国进出口贸易月度数据,对比分析发现,我国企业外汇市场的具体操作策略存在不少问题。


   747,银行 买入外汇(企业 卖出美元)与当月出口额的平均比率为83.74%,而卖出外汇(企业买入美元)与当月进口额的平均比率为107.23%。


  2018年1月至2021年4月期间,美元对人民币汇率经历了从贬值、升值和贬值过程。


  在中美贸易摩擦期间,外汇买入和卖出比例没有多大变化。


  疫情暴发后,银行买入外汇的比例激增,但是2020年4月迅速恢复至正常水平;银行卖出美元的比例激增后回落,于2020年末再次出现弹升,但2021年前四个月比例大幅滑落。


  疫情期间,银行买入和卖出比例双双激增,说明我国企业失去了对汇率变化的理性思考。


    其次,进出口企业对人民币汇率制度改革和央行的公开谈话缺乏深度解读,在操作过程中仍采取追涨杀跌策略,未能全盘考虑人民币汇率中长期稳定预期。


  在人民币下跌过程中,国内企业没有及时调整交易策略,即出口企业应抓住机会卖出美元,而进口企业应该仔细解读央行负责人的谈话和政策声明而暂缓购买美元;在人民币升值过程中,出口企业应择机卖出美元,进口企业则应有计划地购入美元。


    最后,我国企业对人民币外汇产品缺乏专业了解,常用的交易产品是即期交易(平均占比超过80%),也就是,采取随行就市的策略,对财务管理缺乏合理规划;2018年前7个月和2020年9月至今几个月里,远期交易占比明显上升。


  我国企业较少使用外汇和货币掉期、期权产品等复杂产品。


  国际外汇市场变化难测,我国企业必须主动了解外汇市场,把汇率风险管理纳入管理议事日程,并学会合理利用各种产品管理汇率风险。


  

网友最新评论 (0)

{音乐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