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wastemanagementasx

外汇网站 exness外汇代理 35浏览 0评论
waste management asx


程序 推广法。


   开发一套 网站程序,加入自己要推广的链接 广告,当然要 站长 拥有开发程序的 技术


   经济指标公布后, 货币走势受其影响。


  强者 可强 可弱,弱者可弱可强。


  这就是/经济指标是市场驱动的/(Marketmover)的真实写照。


  影响因素,参与外汇的投资者怎么能忽视它呢?因此,无论 基本面分析 预测汇市未来走势是否正确,长期以来,基本面分析确实成为市场参与者投资决策的标准。


  基本面分析适合预测中 长期趋势


  基本面分析适用于预测货币的中长期趋势,如未来6个月、1年或2年。


  还是比较合适的,但自从金本位制取消后,国际上通行的浮动汇率制,基本面不因素会或多或少影响货币价格。


  比如, 外汇市场规模不断扩大,参与外汇投资的人数不断增加。


  国际外汇市场的日 交易量从1995年、 1996年的8000亿美元增加到1995年、1996年的1.2万亿美元,其中80%左右是1万亿。


  美元的交易量是投机性的。


  投机者每时每刻都在国际市场上买进卖出,大量的资金也会影响到外汇市场。


   过去几年,美联储在储备银行 董事方面取得了一些进展, 女性和少数 族裔董事的 总数从2017年的20人增加到今年的27人。


  同期,储备银行分支机构总数从42家增至51家。


  报告建议,美联储让董事选拔过程“更加透明”,这样就可以在遴选成员的过程中对其进行评估。


    康迪-布朗和尼加德写道:“还有一种感觉是,这些原则绝大多数都是从内部提拔的,造成了群体思维和智力同质化的风险。


  ”美联储官员多次因其内部缺乏 多样性而受到质疑。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2月在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HouseFinancialServicesCommittee)的听证会上被问及此事。


    “我想说,在这个问题上,我们还没有达到我们希望的水平,”这位央行行长当时表示。


  “这是我个人致力于做的事情,美联储的所有领导层和整个美联储都非常关注加强我们员工的多样性。


  ”  不过,这些问题比高层要深入得多。


  作者利用美联储自己的研究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自1914年美联储成立以来,女性和少数族裔在地区董事会的代表一直不足。


  这些 理事会选出地区主席,帮助理事们在利率和货币政策的其他方面做出决定。


    直到 20世纪 70年代末,才有非 白人担任美联储理事,直到20世纪70年代末,非白人在美联储理事职位上的 比例还不到10%。


  直到20世纪90年代,女性董事才占到董事总数的10%,截至2019年,这一比例已达到37%。


  研究还发现,制造业的董事比例偏低,只有5%的董事拥有经济学博士学位。


   人民币 对美元汇率虽然受到 美元指数变化的影响,但决定两者汇率的基本因素或者决定因素仍是中美两国经济基本面。


    唐建伟:事实上,人民币汇率 升值与贬值因素同时存在,预计双向波动特征进一步强化,人民币汇率升值的 原因主要有如下原因。


    一是 中国经济复苏最确定,全年仍将是全球增长最快的经济体,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新预测中国 2021年GDP增速在8.1%。


  二是中美利差仍将维持在较高水平。


  中国货币政策虽不会转向收紧,但肯定不会再加码宽松,而美联储年内或将维持宽松立场。


  三是美元指数难有明显上升走势。


  虽然 美国经济复苏及通胀预期或将阶段性推高美债收益率,但美国天量货币投放和创历史新高的债务压力仍将使美元指数承压。


  四是中美关系虽难有实质性改善,但中美经贸领域的摩擦在短期内继续恶化的概率较小。


    张明:第二季度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显著升值,主要原因包括美元指数显著回调、短期证券投资资金大量涌入、 贸易顺差持续处于高位等。


    一是美元指数自身显著回调是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升值的主要原因。


  2021年3月31日至5月27日,美元指数由93.23下降至89.97,贬值了3.5%。


  同期内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升值幅度低于美元指数贬值幅度,这说明美元指数贬值是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升值的最重要原因。


  2021年3月31日至5月21日,欧元(1.2186,-0.0004,-0.03%)、英镑(1.4172,-0.0008,-0.06%)、日元对美元汇率分别升值了3.7%、2.6%与1.5%。


  同期内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升值了2.2%,升值幅度显著低于欧元与英镑。


  美元指数回落的原因则在于:首先是美国长期国债利率的回调。


  2021年3月31日至5月27日,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由1.74%下降至1.61%。


  其次是全球范围内不确定性的回落。


  用现价GDP加权的全球经济政策不确定性指数由2021年3月的212.85下降至4月的197.26,降幅达到7.3%。


    二是短期证券投资基金涌入,尤其是北上资金大量流入中国A股市场。


  2021年4月1日至5月27日,北上资金净流入A股市场规模达到1037亿元,超过了2021年 第一季度的999亿元,也接近2020年全年累计净流入的一半。


  由于中国A股市场的核心资产主要是蓝筹龙头股,在今年春节之后下跌了约三分之一。


  在外国机构投资者看来,A股市场核心资产的吸引力较全球其他股票市场而言显著上升,这是北上资金大举流入的重要原因。


  而短期证券投资资金的流入自然也会推动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升值。


    三是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冲击的错位,导致全球疫情暴发后中国企业在全球产业链上的重要性短期内不降反升,由此导致中国货物贸易顺差显著上升,这也是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升值的主要原因。


  2019年四个季度,中国货物贸易顺差分别为759亿、1065亿、1191亿、1281亿美元,合计4296亿美元。


  2020年四个季度,该指标分别为125亿、1547亿、1583亿与2120亿美元,合计5345亿美元。


  2021年第一季度,该指标为1171亿美元,显著高于疫情前的2019年第一季度。


  2021年4月,中国货物贸易顺差达到429亿美元,显著高于2021年第一季度月度均值。


  

网友最新评论 (0)

{音乐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