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создатьбиткоинкошелек

外汇网站 exness外汇代理 14浏览 0评论
создать биткоин кошелек


美国 每个月第一个周五公布的非农业 数据绝对是外汇 市场 最重要的数据。


  虽然有时候波动不是很大,而且还有一些其他数据的影响比非农大得多,但是非农在 交易者心中的重要地位是无法取代的!无疑是基本面数据中最耀眼的明星!然而,很多交易者, 尤其是新手,对 非农数据 知之甚少


  当非农来临时,他们对交易没有把握。


  他们害怕非农,担心当市场到来时,他们会在相反的方向上。


  造成自己资金的损失。


  这些都是由于本人对这个市场不熟悉,所以心灰意冷。


  然而,当话题转移到交易 心理学上时,他立刻 变成了一个 观察行为主义者。


   事实上,塞 科塔近年来确实对心理学进行了深入的研究。


   从我的观察来看,帮助人们解决眼前问题的心理学已经成为塞科塔 生活、分析和交易中不可缺少的元素。


  对于塞科塔来说,交易和心理学其实是 一体两面


  警惕 伊朗利比亚 石油进入市场。


  最近几周,大量伊朗 原油涌入 亚洲,挤压了其他 国家的进口量,这可能会使OPEC+在 收紧全球石油市场供应方面面临更多困难。


  据 交易商和分析师估计,伊朗对亚洲的销售量高达近100万桶/日。


  交易商表示,这影响了挪威、安哥拉和巴西等国青睐的等级原油的销售,导致现货市场异常低迷。


  数据情报公司Kpler上周表示,本月亚洲从伊朗进口的原油将达到日均85.6万桶,创下过去两年来的新高。


  交战双方在2020年中达成停火协议并停止战斗后,石油产量几乎从零增长到快速增长。


  利比亚目前的原油 日产量超过130万桶,超过了一些 欧佩克成员国。


  利比亚国家石油公司董事长穆斯塔法-萨纳拉上周对彭博电视表示,该公司的目标是到2021年底将日产量提高到145万桶,两年内提高到160万桶。


  四年内增加到210万桶。


  两国原油产量的不断增加,引起了欧佩克的 高度关注,欧佩克希望维持原油供应紧张,以支撑油价。


  未来,这两个国家的动态投资者需要密切关注。


   经济表现可能并不支撑央行收紧狭义 流动性  去年支撑经济的三板斧, 出口、地产、基建。


  首先出口层面,高基数叠加大宗价格抬升,我们认为后续出口大概率将承压 回落,虽然下行速度未必会特别快,但随着海外发达经济体自身生产的恢复,我国出口逐步 走弱的概率仍不低。


  其次是地产,虽然一季度地产支撑仍较强,但按照我们之前分析,随着政策严控,地产滞后回落是迟早的事。


  最后基建层面,无论是专项债发行速度偏慢还是政策出台等,一定程度上其实都反映了基建后续支撑动力的不足,甚至可能面临压降的约束。


  去年经济在疫情冲击后,回升的特征是 消费慢,生产快,而工业生产加快主要是出口需求旺盛、基建和地产投资回升的拉动。


    但今年来看,情况有所相反。


  随着疫情受控以及疫苗接种推进,服务业的消费开始明显发力,餐饮、旅游、电影、商务会议等服务业消费大体上回到疫情前甚至超过疫情前。


  但服务业消费回升的同时,中国和美国的耐用品消费(家具、家电)开始放缓,对应到制造业的需求开始回落。


  毕竟民众一旦恢复正常生活,必然是先恢复服务业,但居家时间减少会导致对家里使用的各种耐用品需求下降。


  中国的出口增速有开始回落的迹象。


  而缺芯片也使得不少中下游制造业行业的生产开始放缓,比如家电、电子产品和汽车等产业。


  因此,今年的经济格局来看,可能跟去年相反,出现消费改善,但生产回落的现象。


  随着二季度信贷额度收紧以及地产调控趋严,如果地产和基建投资也开始回落,那么工业生产动能也会继续下行,PMI走弱,并带动PPI的环比回落。


  最新4月PMI数据显示生产、需求同步走弱,也印证了我们的一些判断。


  历史上来看,PMI与债券收益率基本同步,如果PMI走弱, 货币政策难以明显收紧,甚至可能放松,债券 利率可能是下行而不是上升。


    从政策逻辑上看,如果央行在5-6月份都没有收紧狭义流动性的动作话,三季度经济表现可能不会再给央行收紧的机会。


  因为一旦地产受控、基建压降,那么下半年来看,支撑经济动能的重任只能落在消费层面。


  但考虑到消费对经济支撑毕竟有限,综合下来经济动能可能会延续回落,央行自然也就没有收紧的必要,反而会考虑是不是需要重新放松货币政策进行逆周期调节。


   5月可能成为决定债市胜负手的关键期  综合我们上述分析来看,其实对市场来讲,当前谨慎的债市情绪可能会在5月迎来最终的决胜负,暨央行到底会不会收紧狭义流动性。


  如果央行5月没有进一步收紧的动作,那么后面再收紧的概率就比较低了,债市的局面也会变得更加清晰:央行在通胀风险抬升阶段都没有收紧狭义流动性,那么下半年一旦经济走弱、通胀回落,那么央行就更没有必要去收紧货币政策了。


  最新政治局会议提及,稳健的货币政策要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其实进一步降低了货币政策收紧的可能性。


    市场当前对下半年经济走弱的预期其实也比较一致,更多的分歧还是在于接下来的一两个月。


  一旦央行没有出现“紧一下”的操作,那么债市可能会迎来空头的一波回补,利率可能会加速下行。


  今年10Y国债利率 中枢水平可能在3%,突破回落至3%之下也是有可能的。


  按照央行政策思路,引导市场利率围绕MLF利率波动,2019年10Y国债利率中枢水平大概在3.2%,而当时1YMLF利率则在3.3%、1Y国股存单利率则在3.1%-3.2%附近。


  历史上来看,除非资金面特别紧张或者特别宽松的情况下,10Y国债利率与1Y国股行超AAA存单利率基本持平。


  如果按照与2019年对应关系来推论,在央行后续不会收紧狭义流动性的前提下,1Y国股存单大概率围绕2.8%-3.1%附近波动,相比于2019年下行20bp左右,那么按照这种锚定效应,因为MLF利率低于2019年,同业存单利率中枢也应该低于2019年,那么10年期国债的中枢也应该是比2019年低的。


  所以,如果今年货币政策保持政策的稳定性和连续性,那么10年期国债利率就会跟随1年期存单利率的中枢下降而下降,10年期国债中枢水平可能降至3.0%,即部分时间段利率可能是低于3.0%的。


  

网友最新评论 (0)

{音乐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