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institutionalmoney

外汇网站 exness外汇代理 15浏览 0评论
institutional money


  美元 流动性突然大增的原因之一 美国 财政部TGA 账户存款的释放。


   美国财政部TGA账户(TheTreasuryGeneralAccount)又称财政部一般账户,美国财政部使用该账户支付所有美国政府的官方款项,账户开立于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美国财政部一般账户存款直接构成美联储的负债。


    去年以来由于美国积极财政政策和大规模的国债发行,财政部TGA账户积累了大量存款,2020年7月曾达到最高1.8万亿美元的规模,截至2021年2月24日,这一规模为1.44万亿美元,2021年2月,美国财政部宣布将在4月前将TGA余额减半,并在6月底前削减至5000亿美元。


  虽然落后于此前目标,但3月以来财政部TGA账户存款规模确实快速下降,截至6月9日已降至6736亿美元,较2月24日下降了7661亿美元。


  财政部TGA账户资金的释放主要以财政支出、归还存量债务等名义,但实际上最终体现为私人部门在银行存款的增加,从而增加银行准备金余额,使得银行体系流动性变得更为充裕,并增加对于各类资产的需求。


    2、 全球疫情降温有助于供需矛盾缓和  除了美国国内,海外美元流动性同样较为充裕,5月下旬以来,亚洲新兴经济体资本流入规模普遍上升,我国股债市场外资流入均加速,全球性的美元流动性充裕似乎表明除了美国货币、财政政策的影响之外,受基本面和市场化因素影响的信用扩张也在发挥作用。


    全球疫情降温, 供给或有恢复,供需矛盾或有缓和。


  从5月初开始,除了部分亚洲国家外,全球主要国家/地区的疫情都出现了新增确诊人数环比下降的降温态势,典型的地区包括北美、欧洲国家、中东、印度等,南美也略有改善。


  如果我们以发达国家货币、财政支持下的终端消费需求和经济重启程度表现代表全球需求的观测指标,将全球疫情形势的边际变化作为供给恢复的观测指标,那么在疫情全面出现改善的情景下,预计需求不弱、供给出现了一定恢复,供需矛盾或有缓和。


    5月下旬以来大宗商品价格涨势趋缓,或也侧面印证了供给的恢复,并促成了通胀预期的下降。


  宏观局面由商品“价升量缩”转变为“量价齐升”,意味着实际增速更快回升、实体部门更为具备加杠杆的条件。


  “量价齐升”所推动的海外信用扩张加速可能也是流动性改善的原因之一。


    在4月20日的报告《为什么我们预测低于市场的 美债收益率中枢?》中我们提到,全球美元信用扩张所带来的全球美元供给上升,最终回流美国、购买美债,从而压低美债收益率,归根结底,美元是全球的美元,美债是全球的美债,两者均与全球经济金融形势深度互动。


  研判美债走势不能拘泥于美国自身的经济周期,而应放眼全球的金融周期。


  鉴此,美债收益率上行固然是美国名义经济增速上行和预期改善的必然结果,但考虑到美联储宽松政策取向和外资回流增持美债对美债收益率的影响,我们再次强调2021全年美国10Y国债收益率的中枢水平低于市场一致预期值的观点。


    综上所述,当前美债收益率的下行既受到了美联储政策取向、财政政策操作的边际影响,也受到疫情改善背景下美国乃至全球金融周期向上的推动。


  未来美联储货币政策拐点、财政部TGA账户存款下降告一段落可能给宽松的美元流动性环境带来边际冲击,但全球金融周期向上、私人部门维持美元信用扩张仍然可能成为中期推动美元流动性宽松的因素。


   央行行长 被免职土耳其里拉暴跌!未来 或将再贬值10%!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再次以其意想不到的方式震惊了世界。


  埃尔多安 解雇巴尔的决定打击了投资者的信心,也让人怀疑该国是否会再次走上超低 利率的道路。


  上周六(3月20日)凌晨,埃尔多安任命前银行官员、执政党成员SahapKavcioglu为新任央行行长。


  这是埃尔多安自2019年中以来第三次突然更换央行行长。


  两年内三次换人,三任行长被/炒/的原因各不相同。


  2019年,MuratCetinkaya因为 降息速度不够快而被驱逐;他的继任者MuratUysar创下了土耳其里拉汇率的新低。


  后,他被解雇。


  至于刚刚下台的阿巴尔,埃尔多安对他频繁 加息/怒火中烧/,而他也没有满足后者对宽松货币政策的要求。


  一位消息人士告诉路透社,在周日的90分钟电话会议上,卡夫乔格卢试图缓解对急剧抛售和从加息转向降息的担忧。


  他告诉银行业的首席执行官,他不打算立即改变。


  政策。


  他还表示,央行的利率决策会议将如期举行。


  

网友最新评论 (0)